读赵江的长篇小说《王牌班》--青年军人明净的成长史

来源:中国作家网已有人浏览发布时间:2012-12-29 11:37:00

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军人情结,那阳刚铁血、威武神勇、斩钉截铁的生活,我们都愿轰轰烈烈地过上一次。既然我们绝大部分人无法获得这种幸运,我们于是对军旅文学、军旅文艺的向往就变得格外迫切与深沉。在军旅文学创作长长的名单中,我们现在看到了广州军区赵江这个名字的闪烁,因为,她写了一部反映当代青年军人成长的很不错的小说。

实话说,接触赵江和她这部小说有一段时间了,作者是个谦和、实在、热情的人,听意见便听意见,修改便修改,几次三番、不辞辛苦、不避其烦,无形中让人生出好多感动。赵江并不是个年轻人,相反她是个年轻人的母亲,也许是看到自己孩子的成长,也许是受到部队年轻人的感染,作家与基层连队官兵工作、生活了一段较长的时间。她热爱那些可爱的战士,她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,与他们在连队里“厮混”了一段时间,觉得有话说、不写不行,作品就是这样来的。作品原来叫《当兵的人》,后来改成了《王牌班》。

《王牌班》讲的是和平年代里青年军人的成长。我以为,这是军旅文学创作当中一个很重要也很富挑战意义的话题。在既有的军旅文学经验里,军人的成长历来是热门,无论是写战争还是写和平,人的成长不可避免,同时,军人的成长是与时代的成长紧密联系在一起的。这些年来,作家们对军人成长的复杂性、多样性、多变性,似乎多了一些关注。于是,我们读到了不少讲述部队另类生活的作品,比如讲部队生活的爱情婚姻,干部战士特别是军官的婚姻危机,以及身在军营的人们的信仰危机、“精神苦闷”等等,不一而足。这些作品给人的新鲜感、刺激性是很富于感染力的,特别是这些作品登上荧屏之后,社会影响更为巨大,人们对部队现实有了更深的了解。

但与此同时,特别是近年来,我们也高兴地看到了刘静的《尉官正年轻》、王甜的《同袍》,以及眼下的赵江《王牌班》这样以年轻人为主要描写对象的作品,这是很令人欣喜的一个现象。小说写了以班为单位的几位战士的成长,熊大臣、金光、欧阳喜爱、古理、伍范等等,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,由于不同的出身、不同的教育、不同的家庭背景,他们每个人都显出了不同于别人的性格特征,所以故事便生动了起来。可以说,他们是受着社会文化的影响成长的,他们作为活生生的个体,把社会生活的投影都带到了部队的大课堂里。在作品中,农家出身的熊大臣最具典型性,可他绝非是一个单向度的人,他感情丰富、敢做敢为,他常常思考自己的人生问题,把带好一个班当作自己人生的重要课题。还有欧阳喜爱这个人物,作家曾这样写他的心理活动:“看着身边战友精神抖擞,目标明确,为取得成绩而兴奋,其自豪劲儿惹人眼馋、眼热。这样下去,到年底人人都将有收获,向自己的黄金年华献上大礼、留下烙印。而他却显得那样孤立。曾以为自己特立独行,孤独傲世,藐视一切,超凡脱俗。可是,实践证明这都是虚玩意儿。本事没人大,精神世界没人丰富,消极颓唐,苟且空虚而已。精神上不愉快,身体也舒服不到哪儿去。有时偷个懒、使个滑、耍个赖、讨个巧,带来的并不都是欢快,相反,倒觉得自己另类、别扭,四不像。感觉这种滋味不好,这个路子不好,只会令人失意、空虚、百无聊赖。”就是在这种反反复复的思考中,他们成熟了,因为总归他们年轻、朝气蓬勃,愿意以自己的热血点燃部队生活的火焰。所以,当他们面临着青春期共同的矛盾,以及一些成长中、感情世界的纠结,一起经过了痛苦、失意甚至颓唐之后,经过百般历练,他们逐渐地克服了自己身上的短板,快乐地成长起来。

青年人是最富于活力的,他们活跃、折腾、奋进,因而生机勃勃,他们是在小跑步中成长的。作家不单爱他们、护着他们、学习他们,为他们起了很好的名字,照着他们的成长为他们安排了合逻辑的、曲折而明快的成长经历,重要的在于,作家要跟上他们的步子,与他们同欢笑、共脉搏,觉得只有这样才算对得起自己接触过的那些可爱的、有种种特点的孩子们。作家以明净的眼光观察着自己的人物,也与这些人物一样,用小跑步的节奏写着这些人物,所以我们难免感到有小碎步的感觉,但也许就是这样,我们有种听到青年战士心跳和脉搏的亲切感,作家的真诚、善意很值得褒奖。

上一篇:莎士比亚让独裁者杀人?荒唐
????下一篇:从《枫洛池》看陇剧的道路